我叫秦安安,是一名大学生,本是青春正年少,一腔热血,结果,在我大学生活开始的第二天,我被一个从天而降的不知名的东西砸中,然后,我就ger屁了(si了的意思)。

    “秦安安,秦安安。”

    “哇哦,看来我还没死透,还能听见别人的声音,不过我怎么听不出来这是谁的声音哎,斯,真是难搞。”来自戏精秦安安的疑惑。

    “秦安安,秦安安...”

    那人还在叫,烦死了。

    “没死!”秦安安大喊了一声。

    “我丢,我还真没死!”秦安安睁开了眼睛,尝试起来,嘿,还真站起来了。他正想美滋滋的看着周围的人,然后逗逗他们,抬头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住了。虚空的世界,像是没有尽头一样,周围空空荡荡,让人瘆得慌。秦安安试着往前走了走,没有任何的变化,像一个没有尽头的黑洞。他慌了,他真的慌了,被吓得腿软了。“虽然很丢人,但我都不是个人了,周围也没有人了,也就不在意那点面了。”秦安安这样想着,顺着跪了下来,然后颤颤巍巍的趴到地上。

    “秦安安,秦安安。”

    声音又响起来了。秦安安被吓得一哆嗦,“老,老子在这呢,谁,谁在那装神弄鬼的,有本事,有本事出来单挑啊!”

    “少年,我有理由怀疑你是个傻逼。”那个声音又传了出来。

    “会骂人?太好了!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小兄弟你搁哪呢,快粗来。”老天鹅,他会骂人,会骂人就代表他也是来自祖安,老乡啊!

    “傻逼...”对面冷冷的声音传了出来。

    “斯,你别说话,让我来猜一猜,根据我看的那些小说,死了之后到虚空世界,八成是要搞穿越,但是一般穿越的都是女的,如果是像我这样的大老爷们儿穿越,要么是拯救世界,要么是拯救男主,要么是搞事情,要么是搞男主,额,或者是被男主搞,像我这种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文武双全的绝世大美男是绝对不可被派去拯救世界的,所以,真相只有一个!”秦安安顿了顿,“我要被男主搞,对吧,我已经很聪明的把我和男主谁攻谁受的比例值算出来了,根据我看过的文和我自己的人设,除掉后天伤害的可能性,只要对方不是太菜鸡,我是受的比例大于百分之九十五。”

    秦安安又顿了顿“你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系统大人吧,久仰久仰,你的使用方法啥的都不用和我说了,咱都老顾客了,熟!以后多多包涵,有什么做错的地方,请见谅,毕竟我是第一次,肯定会有不够稳的地方,对了,你这个有ooc什么的吗,人设崩了会怎么样,有没有逼格之类的,意外死掉还会不会重生,我穿越过去长的好看吗,脸是什么样的,是我自己的脸吗,其实是我自己的脸也还好,我长的那么帅,换成别人的脸可能还受不了,我跟你讲我可没有在吹牛,我从小到大一直是校草,我自己都觉得自己长得那叫一个绝,对了......”

    秦安安涛涛不绝的讲下去,突然,他的嘴巴张不开了。

    “啊,这肯定是系统使的禁言!”秦安安得意的想到。

    “可以让我说了吗?我没什么可说的了,你就是穿过去被男主搞得,既然方法说明你都知道,我就给你提几点就行了,你穿的人是有ooc的,不过没什么大问题,你就继续按照你这个性格作就行了,不过到了主线剧情的时候,你要跟着我的命令行事。就这些,你要没什么问题的话就直接穿吧。”

    然后,秦安安就又晕倒了,再次醒来的时候,他被绑在了一张床上,嗯,被绑成了那种粗犷且豪放且晋江会小方块的姿势。

    “不会吧,一上来就这么猛,好刺激(▽)”秦安安的嘴巴被那种带着绳的小球球堵住了,他在心里小小的嘀咕。

    “少年,我问你,你是不是个基佬。”系统的声音在秦安安脑海里想起。

    秦安安竟然脸红了“人家也不知道啦,人家母胎单身,看见女的不感兴趣,谁知道是因为人家喜欢男生啦,系统你好粗鲁哦,这不叫基佬啦,羞羞!”

    系统那边传来了呕吐的声音。

    秦安安这才仔细看了看自己的情况,因为自己是坐着的,嘴里的口水咽不下去,只能顺着流下来,身上什么都没穿,自己的胸部的两颗小豆豆被夹上了夹子,自己的擎天柱被套上了一个口袋的,里面的滋味有些令人寻味。

    “系统大大,我不会要在这里丢掉贞洁了吧!我有点害怕!”

    “少年,别怕,你是最棒的!”系统贴心的给了鼓励。

    “这太猛了,而且,我现在有点难受......”

    话没说完,咔嚓一声,门被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