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其他小说 > 姐姐总把我当仇人 > 1.第一章
    夏日的艳阳被窗帘阻隔在外,取而代之的是昏暗的灯光,老旧的挂式空调呼呼的冒着冷气,还时不时的发出“咔哒咔哒”的呻|吟声。像这样的老物件房子的前住户都没有搬走,余秋也不嫌弃,乐得省一笔装修费。

    台式电脑的屏幕上映出的人物正在被恶鬼袭击,场面一度血腥又惊悚,然而坐在电脑前的余秋内心没有丝毫波动,甚至还有点想吐。

    玩游戏让人放松心情,但是,把一个游戏玩上两三遍也会觉得无趣。

    余秋是做游戏主播的,她不需要以此维持生计,大概,是为了寄托她心中的那一点儿盼头,绞尽脑汁的寻找素材,定期发布些视频,也只是多吸引些粉丝罢了。

    余秋吐了口气,靠坐在电脑椅上,游戏画面切换到主界面的一瞬,屏幕变成黑色,映出对面女子的样子,头发随意披散着,就算是为了图省事而剪短了,也没改变乱糟糟的现状,只一条束发带将额头上零星碎发绑了上去。她耷拉着眼皮,眼中是说不出的倦怠,身上松松垮垮的套一件宽大的短袖t恤,直接盖住白花花的大腿,连裤子都省得穿了。

    余秋的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谁能想到,这个有些邋遢的宅女会是堂堂顾董之女,虽然只是继女罢了。

    余秋撇了一眼看了八百遍的游戏界面,摘掉耳机站了起来,扭动着酸痛的脖子,发出“咔吧咔吧”的响声,一边用手揉着被耳机夹得快要失去知觉的耳朵,一边向厨房走去,她想要找点喝的来清醒清醒,顺便转换一下心情。

    余秋原本生在一个普通的职工家庭,但生活觉算不上是普通,生父脾气暴躁,在外面遇到了什么糟心事,回家之后就会大发脾气,但这样也没能给他的事业带来半点顺遂,反而是每况愈下。余秋生父开始酗酒,最后连酒精都麻痹不了他脆弱的神经,甚至有一次要动起手来,余秋母亲见丈夫的情绪越发偏激,还有了暴力倾向,便果断提了离婚。

    余秋打开冰箱,从塞满了熟食和速冻食品的隔间里抽出一瓶可乐,将险些碰掉的冰淇凌扶稳后关上冰箱门,却半天没有动作,眼睛望着一处发呆。

    余秋跟着母亲过了两年,不知道她妈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攀上了顾爸。她莫名其妙的进了豪门,前几天还在同情她的人转眼间恶语相向,说她攀上了高枝,她能清楚的看到那些人眼中的羡慕与嫉妒。

    母亲一往无前的投身于新的婚姻,适应着豪门贵妇的生活,好像只有成绩平平又无特长的她是这个重组家庭中最多余的那个。对于当时的她来说,唯一值得高兴的是,这一层关系让她离那个人超乎想象的接近。

    可,那般的天之骄女,又怎么会是自己能够肖想的呢?

    余秋拧开瓶盖,发出“呲”的一声,安静的空气中溅上了一点水花,强行将她的思绪掐断,余秋猛灌了一口可乐,感受着气泡在口中炸裂,昏沉的大脑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她由衷的感叹肥宅快乐水这项伟大的发明,简直是与空调并肩的夏日神器!

    余秋将心中的阴霾驱散,想着自己已经脱离那个家庭,咸鱼生活快要步入正轨,可心中却始终没能添上几分喜悦。

    平时总开玩笑说自己是咸鱼,可真正无所事事以后,总觉得心中空落落的,似是缺了一块什么。

    “叮咚”

    门铃突兀的响起,打破了屋中的静默。

    下意识想过去开门,又想到自己大白腿海路在外面,急急忙忙的跑回卧室,穿了一条居家短裤,一边向大门走去一边问:

    “谁啊?!”

    “是我。”

    声音有点耳熟,却想不起在哪里听过。

    余秋翻了个白眼,不明白门外人哪儿来的自信,以为她能通过两字的声音认出人来。

    那人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又补充道:

    “顾墨夕。”

    余秋去开门的手顿时僵住,时间过了这么久,她听到这个名字时,竟没了当初的喜悦,剩下的却是紧张,就像是学生见了严厉的老师。

    余秋拍了拍自己的脸,觉得没有必要,又恼自己的不争气。

    余秋觉得奇怪,就算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这人又不会和她要半句交流,如今又是为什么特意来找她?唯一一种可能就是她要正式被逐出家门了。顾墨夕现在已经掌管了顾氏集团,而且对方以前还总是对她充满了敌意,她妈那性格也不怎么讨喜……真是特么越想越有道理了。

    虽然她现在就已经算是自我放逐了,和顾家形同陌路也是早晚的事,但是……

    她余秋,是这么好打发的吗?就算拧不过资本主义的大腿,她也要抗争到底!

    余秋站在门前酝酿了会儿感情,开门的瞬间,嘴角斜向上扬起四十五度角,露出自认为很标准的邪魅一笑。

    “稀客啊,什么风把顾总吹来了?”那语气,老阴阳人了。

    外面的人很瘦,应该是刚刚下班,穿一身黑色职业套装,长发规规矩矩的束起,腰背挺得笔直。顾墨夕的五官尤为精致,就像瓷娃娃一般,可她却总是冷着张脸,如同隔了层坚冰,碰一碰都冻手。

    顾墨夕到底是自幼接受精英教育的大小姐,就算衣着看上去普通,也掩不住身上那种独特的气质,自信、从容,忆如五年前一样。

    余秋沉寂已久的心,再次不安分的扑通扑通乱跳,同样忆如五年前一样……

    那时顾墨夕在台上演奏钢琴,生生把元旦晚会变成了她一个人的独奏,弹的不是什么高难度曲子,但少女的一举一动游刃有余,高贵而优雅,足以牵动一个普通高中生的心弦。

    大概就是少年人的一见钟情,当时的余秋觉得自己乏味枯燥的生活终于有了点盼头,她们二人成为了名义上的姐妹,她以为她们的距离足够近了,她可以再试着接近些,伸手去触摸那颗星。可星星终究是星星,就算到了最高的山峰,依旧可望而不可及。

    顾墨夕:“你……”

    余秋抬手制止对方说下去,毅然决然道:“你不用再说了,我是不会同意的。”

    顾墨夕不知道这人又发什么疯,嗤笑一声道:

    “是爸妈想你了,想让你回家住。”顾墨夕的语气淡淡,带着公事公办的态度,完全听不出来是在和自己的妹妹说话,这样的语气和表情余秋见的多了,如果那眼神中再加上点厌恶,才是最让人难以忍受的。

    余秋停止自己的尬演,讪讪地收回手,“哦”了一声,恢复成以往那种万事不上心的表情,继续当一条莫得感情的咸鱼。

    余秋的长相极漂亮,即使顾墨夕对这个便宜妹妹带着点儿偏见,咋一见也被惊艳到了。脸型偏瘦,高挺鼻梁上是一双狭长的凤眸,眼尾上挑,有一种浑然天成的英气。

    但对方现在的样子却是说不出的慵懒,眼睛没睡醒似的半眯着,挺高的个儿,没骨头似的杵在那儿,一站三道弯儿,宽大的领口香肩半露。这幅样子竟能瞧出点儿妩媚,和余秋的五官组合成了一种独特的冷艳来。

    眼前人与五年前那个怯弱的模样相比,变化实在是很大,这副皮囊叫一向自视甚高的顾墨夕也不得不称赞。

    若不是顾墨夕和余秋相处过一段时间,还以为这是哪里跑出来的狐狸精,日日吸人阳气。

    “父亲想带你认认那些亲戚。”

    她进顾家已经七年了,现在才认亲戚,数出来都觉得可笑。

    余秋心里大大的翻了个白眼,应付道:

    “我看看有没有时间吧。”

    明显的推脱之词,大闲人余秋怎么可能没时间,她能把当天的日程排满就不错了。

    顾墨夕觉得余秋在敷衍自己,于是加重语气命令道:

    “以后回家住,听见了吗?”

    余秋讨厌顾墨夕这样说话,就算是在企业里,上司命令下属都会委婉些,而顾墨夕倒像是在命令下人,好像她与她有什么仇怨一般。从以前开始便是这样,要不然就是无视她,要不然就是这样的语气。

    委屈,不甘的情绪从心头涌出,汇聚成一股火气冲向大脑,说话的声音也尖利了起来。

    “我想回就回,不想回就不回,你管的着吗?”

    这话一出,而人间一下子安静起来,气氛陷入尴尬。

    余秋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情绪强行压下,她以前其实不是什么情绪化的人,基本上不会发脾气,更不要说对着顾墨夕了,可谁知过了这么几年,竟成了一点就着的炮仗。

    余秋垂眸,先开口道:“要是没事就请回吧……”

    顾墨夕从来就没被人这样说过话,想转身就走,后悔不该特意过来受这气。原先顾墨夕就没想过要来,但她爸非要让她把余秋带回家,还声称如果不把余秋哄回家,他就把公司卖了,就算是为了公司着想,她也不能这么回去。见余秋要关门,她用手挡住,放缓语气问道:

    “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余秋:“不了,已经和朋友约好了。”

    顾墨夕:“在哪儿?”

    余秋没多想,随手一指,说:“就那边的串香烧烤。”

    说到这里话题基本上就终止了,但余秋见顾墨夕一直没有离开的意思,不耐道:

    “难不成顾小姐要一起跟去?”

    这人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小姐,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到那种地方吃饭,说这话出来本身是想赶人走。可顾墨夕却没什么反应,轻飘飘道:

    “不行么?”

    余秋:……

    她竟然同意了?!

    不对

    自己根本没有邀请她的意思好吗?

    想到好不容易下一次馆子还要带上这个死人脸,余秋的气就不打一出来。

    她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余秋瞪了一眼顾墨夕,摔门而去,只能听到门内传来的声音。

    “等我换件衣服。”

    差点儿被门砸到,碰了一鼻子灰的顾墨夕一脸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