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来阁 > 其他小说 > 姐姐总把我当仇人 > 3.第三章
    “哎!都这么晚了?”

    霍雪瑶惊道:

    “溜了溜了,快赶不上直播了。”

    说罢,便提着包包着急忙慌的跑了出去。

    霍雪瑶是乡下孩子,刚上完高中就被父母送到城里来打工。主播这份工作让她摆脱了无休无止的工作,摆脱了抬不起头的境地,所以她才格外的重视这份工作。

    这次聚会就在霍雪瑶慌慌张张的溜号后结束。

    余秋也站起身来要走,却被顾墨夕叫住。

    “我并没有希望你离开顾家。”

    这解释干巴巴的,没有半点说服力。

    余秋没接话,直接向外走去。

    余秋和顾墨兮出了店门,在路边就看到了霍雪瑶在对着屏幕卖萌直播。

    “哈喽,大家晚上好呦。”

    那笑容,那声音,简直甜得发腻,完全看不出来这是刚刚说话还带点儿脏字的市井女孩。

    这个年轻女孩凭一己之力要供弟弟上大学,要肩负起养家重担,也正因如此,她会认真对待每一次直播,花上一整个白天的时间来计划直播内容,就为了晚上能有最佳的节目效果。余秋觉得这样也不错,每天为了生活累死累活,便不会去想一些其他的了。

    余秋上了车,窝在车座和车门形成的小角落里,想要眯一会。她喝了点啤酒,但喝的不多,只有不到一瓶的样子,但余秋喝酒上脸,小脸红扑扑的,听说喝酒会脸红的人,喝酒多了对身体不好,不过余秋并不怎么在意。

    顾墨兮坐在驾驶位上,见见这幅样子,竟难得的觉得有点可爱,对方闭上那双凤眼,变得温和许多,嘴无意识地微微嘟起,显得格外乖巧,顾墨兮这才能从对方身上看出些妹妹的感觉。顾墨兮伸手,伸向余秋那看上去很柔软的发顶,手伸到一半,才发觉自己行为的不妥,暗恼自己这种荒唐的想法,悬在半空的手转而向上,拉出了挂在上方的安全带锁舌。

    “呃,停,我快要不能呼吸了!”

    见到顾墨兮一点多余的表情都没有,余秋才“啧”了一声,收起了她夸张的表演。接过安全带的锁舌,插入一旁的带扣中,刚刚升起的一点睡意也消失了。余秋从兜里掏出出烟盒,抽出一条女士香烟,却听到旁边人说:

    “不要抽烟。”

    顾墨夕的语气有些强硬,表情也很是严肃。余秋拿烟的手僵在半空,顾墨兮的眼神让她生了些退意,而后,又有些恼火,还未放下的手又抬了起来,似是不肯承认自己的软弱一样,将烟放到唇间,点燃香烟,烟雾在车厢内弥漫。

    顾墨兮讨厌烟味,以她的地位,不需要点烟来应酬,也没人敢在她面前吞云吐雾,但可能是刚刚在饭桌上听了余秋的话,觉得理亏,于是什么都没说。

    两边的车窗降下,车子启动,缓慢前行,顾墨兮一边操控着车子,一边若无其事地问道:

    “听说你最近都没去学校?”

    哪里是最近没去,应该是很长一段时间没去了。余秋上的大学不是什么好学校,老师很不负责任,她只需要在考试周的时候把老师透的题要到,就能应付考试。

    “过几天去。”

    余秋本想直接承认的,她在别人面前都是一副混不在意的模样,可在这人面前却有些难以启齿,最终换了一种更委婉的说法。

    顾墨兮继续问道:“现在在干什么?”

    余秋提了口气,本想说什么都没干,话到嘴边,吐出来的却是:“在做直播。”

    “做得怎么样?”

    顾墨兮其实在饭桌上听到了一些,他只是想了解的更详细一点。

    “还行吧。”

    顾墨兮“嗯”了一声,没继续在这个问题上深究,转而问:

    “以后有什么打算吗?”问题一个接一个,到真有些姐姐关心妹妹的架势。

    余秋的屁|股往外挪了挪,被顾墨兮这样的问着有些不自在,大概是因为以前的顾墨兮从不会给她好脸色,就像是余秋的生父一样,余秋总感觉她对她是不喜的,以至于连讨好都是小心翼翼的,尽量让自己表现的好一些,如今,她已经颓废至此,却还是不想自己不堪的一面被知道。

    但,这样真的好累啊,她靠在车窗上,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肩膀松垮下来,有些自暴自弃地说:

    “没什么打算。”

    顾墨兮没说什么,就她的观察,得到这样的答案并不意外,让余秋从家中离开,然后过完和她没有交集的平淡的一生,这本身是她所愿,但现在看到余秋眼中毫无神采的样子,她却高兴不起来。

    “你有什么喜欢的?”

    余秋扭头看向顾墨兮的侧颜,薄唇微抿,皮肤白皙如玉,在烟雾中那冷漠的眉眼似也染上了一丝烟火气,格外动人。

    余秋张了张嘴,鬼使神差地说道:“喜欢你啊。”

    车子减速,靠着右侧,在距离路边三十公分处将车停好。一板一眼的动作很有顾墨兮的风格。拉紧手刹后,顾墨兮才用震惊的表情转过头。

    “你说什么?”

    话已说出口,没了反悔的余地,余秋最后吸了一口烟,烟头烧尽,她随手一甩,将息的火光在夜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落在地上弹跳几下,迸/射出点点星火。与此同时,余秋按下安全带锁扣上的按钮,随着“啪”地一声,她乍然起身,欺身靠近顾墨兮,在她的唇上留下一吻。

    顾墨兮还没反应过来,嘴唇便已有了被某种柔软所贴附的感觉,她向来不喜欢与人过于亲近,但,对于现在这种过了头的亲密,她的身体却没有半点抵抗的意思。她的身子一僵,连带着脚上用力,将油门踩到了底,车子发出“嗡嗡”的咆哮声,才让顾墨兮找回了意识。

    双唇一处即分,余秋回到座位上,重新靠回那个角落。正是因为喜欢,那些所受的委屈才格外的让人难受,她想趁着这个机会一股脑的吐露出来,可最终什么也没说。

    余秋无声的笑起来,双肩抖动,似是在笑又似是在哭,像是一个喝醉的人。

    “抱歉,有点儿上头。”

    余秋的酒量其实不错,一瓶啤酒是绝对喝不醉的,她只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行为,装作一个醉酒的人,连自己也骗了过去。

    许久之后,车子才再次开动,只留下落地的烟头,微弱的火光最终黯淡下来。

    一路上静默无言,宾利一直开到余秋公寓楼下,余秋下车,向楼中走去,没有再去看看车中的人。

    到了家,余秋用冷水洗了把脸,感觉清醒不少。她走到电脑前,打开了熟悉的游戏,开了直播,不一会儿,屏幕上便有弹幕划过。

    「喜闻乐见,咸鱼主播又迟到了」

    余秋扯出一道笑容,尽量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忘掉。

    “为什么要加‘又’啊喂,我不就迟到这一次吗?”

    「你这周就没有准时播过」

    「迟到x10086」

    「震惊!无良主播屡次迟到,这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

    余秋想了想,这段时间好像还真就没有准时直播,心中难得有点愧疚,不过这点愧疚没维持多久。

    “害,你们习惯就好,要不然我直接把直播时间延后?”

    「我严重怀疑延到最后主播直接停播了」

    「实在是抱歉,鱼鱼刚才在我家。」

    余秋挑着弹幕互动了一会,见人来的差不多了才开始了游戏,几局游戏全部落地成盒。

    余秋:……

    她高中时经常和狐朋狗友去网吧打游戏,还信誓旦旦的想要靠技术直播,只打游戏,不露脸也不开麦,耿直得很。结果播了两个月粉丝还是个位数。后来受人指点开了麦,粉丝才涨了不少,于是她就没骨气的把封面换成了自己的照片,粉丝才渐渐长起来。不过余秋不会特意讨好粉丝,还特玻璃心,被人骂得狠了,就会发出咕咕咕的声音,所以直播几年也只有寥寥几万粉。

    重新开了一局,弹幕叫她抱好队友大腿,还能恰一波烂分,余秋偏偏不跟着队友跳,找了个人少的地方落了地,进屋捡了个□□,今晚的事情却不合时宜的从脑海中闪过。她小手一抖,“咔哒”一声□□脱了手,碰到了墙壁,又弹了回来,余秋原地升天。

    「666这波操作秀到我了」

    「2333这次起码有点伤害」

    余秋:……

    “哎呀,人家这里卡了嘛~”声音娇娇嗲嗲,让人头皮发麻,这是余秋在直播时学到的技能:卖萌。

    然而,她直播间的观众显然不吃这套……

    「我信了你的邪,我这里流畅的一批」

    别的主播撒娇卖萌观众都猛刷礼物,怎么到她这儿就不管用了呢。

    余秋愤愤然,“我好歹四舍五入也是粉丝过亿的大网红,劳资不要面子的吗?”

    「神tm粉丝过亿」

    「粉丝过一还差不多」

    “嘿,气死我对你门有什么好处?非要逼我转行当明星?你和你们讲,那时候就没得人和你们扯皮了!”

    “什么?说我身材不行?那你去看xxx吧,爷去喝营养快线了。”

    插科打诨一会儿后关了直播,去洗了个澡,站在与客厅相连的飘窗前,打开窗户任由夏风吹拂着头发,水汽被吹散后带来一丝凉意。余秋以为她的生活一直都是按部就班的,但按部就班得过了头,就成了随波逐流了。她是个胆小鬼,最早害怕父亲的责难,父母离异后害怕同学的怜悯,进了顾家,害怕别人的闲言碎语,害怕顾墨夕的不喜,怕得不行,便逃了。

    她将手伸出窗户,在虚空中抓握。

    余秋今天说喜欢顾墨夕,不只是一时冲动,也是多年来一直憋在心里的话,心中依然总留有期待。

    她一直做直播也只是想让自己看上去更好一点。